【台灣女影2019】《沙膽英》:以女性共同體改變裸命狀態

台灣女影今年邀請了客席策展人卓庭伍策劃亞洲「女性復仇」影片的單元,突破性地選入了男性導演孫仲和男性編劇司徒安的作品《沙膽英》(1976)。據說,女影甚為執着電影製作者的性別,這次選入男性電影製作者的作品,實有助擴闊觀眾對「女性」電影的理解。至於論到女性復仇片,選邵氏兄弟的出品着實是不二之選。以往提及邵氏的女性復仇片,較少會點到《沙膽英》,往往會談論的是更前的《愛奴》(楚原,1972)或同年的《毒后秘史》(孫仲,卓庭伍在她的策展人語有所提及)。

《沙膽英》向來被視為「女版大哥成」,一來是因為《成記茶樓》(桂治洪導演,司徒安編劇,1974)和續集《大哥成》(桂治洪導演,司徒安編劇,1975)中的主角大哥成(陳觀泰飾)在片中擔任角色吃重的男配角,甚至在最後的「復仇」中與女主角馮英(陳萍飾)並肩作戰;二來,更重要的是,《沙膽英》中的「沙膽英」馮英的角色設定與大哥成有所類同:同是武力非凡,同是赤誠而會照顧弱勢,同是仗義而願意與同道中人團結抗敵,亦同是在香港七十年代法治未彰、庶民要自求多福的類現代社會中爭扎求存的英雄人物。一如《鐵娃》(羅維,1973)中的鄭佩佩被視為「女版李小龍」,「沙膽英」亦因而被視為「女版大哥成」。然而,策略人卓庭伍把《沙膽英》放在女性復仇的單元中,則把這展濃厚的男性陰影抹去,讓我們得以從另一角度和另一條歷史脈絡去觀看《沙膽英》。

若論到邵氏兄弟的女性復仇影片,不得不提《毒女》(何夢華導演,邱剛健編劇,1973),而在討論《沙膽英》時更是必須提到這影片。這不單因為《毒女》算是香港電影中女性復仇片的元祖之一,亦是因為兩片的女主角同是台灣來港發展的陳萍。她因着在《毒女》和《風流韻事》(李翰祥,1973)的大膽演出,在其時香港的「肉彈」潮中突圍而出。《毒女》與《沙膽英》一樣,同是以女工當主角,但是《毒女》中陳萍飾的楚玲並未演化成「沙膽英」,她在一夜不幸被五人輪姦,並染上性病「越南玫瑰」(在求醫時固然要裸露一下,差點又遭醫師毒手)。影片及後帶點《愛奴》的影子,楚玲投身酒吧,當陪客,誓要找出施暴她的人復仇。後得酒吧老闆王達(羅烈飾)授她功夫,最後二人合力殺死施暴者,楚玲亦在血戰中身亡。

《毒女》的情節安排是典型的強姦復仇類型的套路:弱女受害,確定復仇意志,武裝自己,血戰殺敵。然而,情況在《沙膽英》一轉再轉。電影開局看似是《毒女》的套路:陳芳(莊莉飾)新入職即遭工廠女惡霸威迫,要與她「交朋友」(意指同性性愛),陳芳差點像《毒女》中的楚玲般,在工廠的廁所中被強姦。此時,陳萍飾演的「沙膽英」突然闖入,以拳頭屈服了惡霸,救了陳芳,使陳芳和細珠(邵音音飾)想要與她做朋友,學習她的「沙膽」。我們可以從「沙膽英」出現的一幕,看出陳萍這位演員作為互文的轉變:她在《毒女》中是長髮而顯柔弱(一如莊莉在《女膽英》的造型),但在《沙膽英》中則是短髮配以運動長衫長褲,一副陽剛的模樣。從互文上的陰柔到陽剛,我們已得知「沙膽英」已非楚玲;而從情節上的安排看,「沙膽英」救走陳芳後,影片就不走強姦復仇類型的套路了。

在此,《沙膽英》就遇上了《成記茶樓》。《成記茶樓》被論者喻為香港電影史上首批「黑社會/黑幫」電影之一,它不單講述大哥成的義氣,描繪着成記茶樓中兄弟相助的類社團組織,還真實地呈現社團的儀式, 這些元素成為日後香港黑社會電影的參照。《成記茶樓》和《大哥成》中的成記茶樓,是大哥成及其兄弟的據地,甚至可以看作是七十年代香港庶民社會的縮影:因制度腐敗,庶民難以依賴法度,則維有自強而共濟,以在弱肉強食的香港社會中生存。

《沙膽英》取了《成記茶樓》和《大哥成》的外殼,但其關心卻不在社會與法度,而是毫無疑問地指向女性(甚或是女工)在男性主導的香港中的生存狀況。眾所周知,香港六、七十年代的現代化和經濟發展,實有賴一眾女工及其撐起來的輕/重工業。然而,女工在七十年代的香港中,不論在社群上、經濟上、家庭上,還是性別上,都是處於裸命狀態。電影中有一幕是細珠和陳芳聚在馮英的住處中,各自細訴自己的辛酸史:陳芳和細珠一個是「油艇女」(母喪夫再家),一個是孤女,都不得家庭的照料,隨時可被家庭棄置;陳芳亦述及她在工作上各種不合理的待遇,如茶客和老闆的非禮,亦見其在經濟和性別上的裸命狀態;馮英現在如此強悍,原來曾待過黑社會,跟過「大哥」,在賭檔為「大哥」出千騙財,卻因不想作惡而被逐並被追殺(被驅趕於社群之外)。面對這個狀況,她們選擇結拜為姊妹(取代家庭),並積極地在工廠與其他女工互動,結成女性共同體(取代社會上的社群,經濟上互相援助,肯定性別上的位置)。這裡的共同體與圍繞着大哥成的社群有別:前者是針對經濟、家庭和性別的;後者是針對社會法度的。

因此,《沙膽英》與香港典型的女性復仇片有所不同。它不是單人匹馬的(個人主義、英雄主義),也不是武裝自己來自強和復仇(這實與香港武俠/武打片於六、七十年代興起有關,有機會另文再述),而是透過構作共同體而成的,而這共同體不只限於結拜的三姊妹,而是擴而至同一階級的「工廠妹」(女工)。而事實上,這共同體也不只限於女工,在結尾「沙膽英」身陷險境的一幕,女工聯同大哥成一同到場救人。這在在說明女性共同體的包容性質,而這點,則是透過兩位男導演和編劇之創作道出來的。

如此,《沙膽英》在女性復仇的脈絡中,不再是「女版大哥成」,反倒是,《沙膽英》透過「沙膽英」這人物及一聚團結的女工,把大哥成納入其中,一同在社群、經濟、家庭和性別上,改變可被廢棄的生命的裸命狀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