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編+導】回顧系列一︰程剛」──《新婚記》

編按︰香港電影資料館主辦、香港粵語片研究會客席策劃的「香港電影【編+導】回顧系列一︰程剛」於5月至6月間舉行。6月8日晚上放映《新婚記》後,香港粵語片研究會會員陳智廷於面書上就此片有一短評。本網承蒙作者答允予以轉載,特此致謝。

昨晚(2014年6月8日)看了吳回導演、程剛編劇的《新婚記》(1953),從一開始的結婚進行曲開始,音樂風格洋溢著十九世紀浪漫主義色彩,用心以多首曲目拼貼出整體浪漫、幽默的風格。Richard Strauss寫的Till Eulenspiegel’s Merry Pranks (1894-95)跟鄉村騎士間奏曲(1889),我都覺得用得很好:前者節奏錯位的「鬼馬」效果,到後者帶出原以為「真愛無敵」的小倆口,面臨生活的柴米油鹽與勢利親戚的冷眼相待,有苦難言的心酸。

一開始張瑛去找張活游求救,翻開枕頭卻只看到張活游的腳,而他的頭則睡在床腳,張瑛一句:「你是怕別人暗殺嗎?」就讓笑中帶淚成為全片基調。張瑛的難題是找到愛人白燕,但對愛人說了謊:一個月200元的人工,卻「打腫臉充胖子」(之後真的被打腫臉)說成500元,而且兩人即將結婚。這並不是說兩人的婚姻建立在謊言之中,在程剛的編劇筆下,欺騙可以是善意的謊言,但善意的欺騙能否帶來婚姻的幸福?《新婚記》提供了不同於《別讓丈夫知道》(1953)的答案。

張瑛的求救也帶出程剛編劇最喜歡運用的懸疑(suspense)與倒敘(flashback)敘事手法。張活游的角色非常迷人,看似放蕩不羈,實則誠實負責,胸懷教育大志,拒絕擔任百貨公司經理的金錢誘惑。人性光譜的另一端便是白燕的表姐葉萍(一直覺得葉萍很會演,無論是《家家戶戶》(1954)比紅線女命運更加淒慘的媳婦或《春殘夢斷》(1955)破壞安娜與丈夫女兒的幸福的姑姐),勢利、物質。張瑛便是被張活游與葉萍代表的精神vs.物質兩股力量撕扯,衣:本地褸vs.來佬(進口)貨,行:單車vs.房車,樂:看電影vs.跳舞。一開始可以挖西牆補東牆,到最後張瑛只能晚上八點到十二點去遊樂場帶上面具被球砸,卻可四小時賺10塊,一個月賺300,甚至比教書還賺錢。為了生活虛榮,在遊樂場被球砸的橋段,一年後嚴俊導演的《笑聲淚痕》/《吃耳光的人》(1954)也有演繹。

程剛編劇敘事的巧思,對白的幽默,探討社會問題(月入多少才能結婚、已婚婦女工作權、職業/志業的抉擇)的真誠在吳回的導演處理下令人讚賞。我觀察到編劇唯一的問題是全片圍繞在張瑛「別讓太太知道」的心理,忽略白燕婚前同樣有「別讓丈夫知道」的情形,瞞著張瑛鄉下親戚給她的壓力。白燕因為母親病重,不忍向辛苦的丈夫要錢,在表姐蠱惑下,陪伊秋水飾演的經理去遊樂場出遊,期望獲得工作貼補家用。可惜電影篇幅無法完善處理白燕的鄉下親戚,使得《新婚記》仍是城市中產夫妻面臨的生活難題,未能像1954年的《父與子》帶出城鄉之間價值矛盾與辯證。《新婚記》最後,張活游帶白燕再次回到遊樂場球砸張瑛,迫使張瑛脫下兼職給他的「假面具」,誠實面對愛人與自己。全片藉張活游一角給好友張瑛的良心建議,傳達出來對教育事業的使命感與面對生活的踏實態度,讓人在笑聲中暗自反省。

One comment

  1. Franciscolo4rea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