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傳》──花果山下的革命者之歌

支持者可透過Paypal贊助我們

HK$100HK$300$HK500

在華語電影中,論西遊,幾乎就以周星馳的版本為玄門正宗(電視劇版則可能是張衛健)。九十年代的《大話西遊》後,續作仿作前傳外傳不計其數,連周星馳和菩提老祖(該片導演)劉鎮偉都樂於重彈舊調。不過,原班底也未必就是好,譬如劉鎮偉往後數年騙吃騙喝的補筆像《越光寶盒》和《大話西遊三》,形神俱亡,大可不看。

新導演要接棒西遊,難度不低,擺在眼前的問題是太難超越周星馳當年的孫悟空了,再者觀眾也看慣看熟了西遊的戲路,不易玩出新招。郭子健操刀的《悟空傳》,值得一看,你以為他拍的是西遊,你以為他在模仿周星馳,是的,表面上是如此,實則不是,也不止於此。先不論從十年前他第一部作品就知道此子不簡單,也不考慮《悟空傳》原著本身也是一部經典的神作。只看一件事: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是由他聯合執導的,就想看他,是拿着這名號行騙,還是已經把周星馳吃掉成魔。

或者,未必人人看過郭子健的處女電影《野.良犬》,當時陳奕迅飾演的流氓學校校工,第一個鏡頭就是用搭在肩上的掃帚抹天花板。就像《悟空傳》甫一開場,彭于晏飾演的孫悟空拔出金剛棒,任其放大,在天尊的宴會廳搗亂破壞。為什麼?不為什麼,就是要跟上面的人對着幹。「生我何用?不能歡笑,滅我何用,不減狂驕。」反叛、自強、不甘示弱、不屈服,從《野.良犬》到《悟空傳》,郭子健骨子裡從來都是郭子健。

 

我輸了,但你會記得我的存在

從新晉導演變成十億票房俱樂部的成員,郭子健在《悟空傳》換了一個觀眾都很熟悉的主角,孫悟空。觀眾熟悉孫悟空,更熟悉周星馳的孫悟空。片中後半段,齊天大聖華麗登場的背景音樂是來自《如來神掌》的〈小刀會序曲〉,是《大話西遊》的老套路了,而「一萬年」說辭載譽重來,還有女主角名叫阿紫,致敬了紫霞仙子,這都是很周星馳的東西。那「一萬年」的說辭,歷年經過多次電影文本轉換,最初《大話西遊》裡由周星馳飾演的至尊寶所說,是戲仿王家衛的《重慶森林》。後來周星馳在《西遊.降魔篇》裡,又將一萬年延伸到毛澤東所寫的名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悟空傳》則借用這句,改成「從今以後一萬年,你都會記住一個名字。我叫孫悟空。」

執導十年累積下來,郭子健對商業片的操作精明到位,懂得借用周星馳,從《西遊.降魔篇》過渡到《悟空傳》,卻不落入周星馳的框架中。起碼不像其他的狗尾續貂,在《悟空傳》中,郭子健味道仍然濃厚,仍佔着主導。他說自己當初就是被今何在原著《悟空傳》中的反抗精神感動,原著的經典台詞,狂妄得有點「中二病」,譬如搬到電影上那句「我來過,我戰鬥過,我不在乎結局。」孫悟空與天比高的豪情,咀嚼一下,彷彿又聽見了《打擂台》那句「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以及《全力扣殺》那句「做人,點可以無火?」

誠然,《悟空傳》本身就跟郭子健過去作品中「弱者未言敗」的信念緊緊呼應着。這個人,十年如一,從第一部電影《野.良犬》,到後來的《打擂台》和《全力扣殺》,都在說同一個故事。我輸了,但你會記得我的存在。這很郭子健,進一步去說,這也很香港。

當然,不是七十、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歲月的拚搏黃金夢。我意思是回歸之後的那個經濟滑坡,政局動蕩,璀璨不再的,新香港。

以神話包裝的香港史話

《悟空傳》一如既往的郭子健電影,熱血、青春,大男孩主義,由彭于晏飾演的孫悟空,有周星馳的喜感,但在造型和對白的演繹則極為動漫,魔幻虛擬感強烈的化妝,像《海賊王》、《聖鬥士星矢》和《北斗之拳》那些張狂的吶喊,加上特技畫面,誇張的兵器設計,還有男女主角配角的顏值又高得離譜,相信廣大動漫迷、周星馳迷、普羅「看臉」的影迷,都應該收貨。

好,都讚完了,沒錯郭子健是很商業的,但只有上述商業元素,就不是郭子健了。風聞原著《悟空傳》是內地神作,我也只是約略翻過,而郭子健形容原著很意識流,通常這麼說,意思就是情節不易拍成電影。電影《悟空傳》改動頗大,在內地遭到不少批評,當然,郭子健借題發揮的意圖明顯,內地觀眾或原著讀者若不明白,情有可原,他們或不了解。郭子健電影中真正想說的事情,不是孫悟空,不是花果山,是獅子山。《悟空傳》確實只有余文樂是香港演員,卻是100%的香港電影,是一個以神話來包裝的香港史話。

電影《悟空傳》的改編很大程度屬概念挪用,而非情節重現(因此被忠實讀者狠批也是必然的),它只淬取了原著中對滿天神佛皆醜陋的看法,還有孫悟空桀驁不馴,視死如歸,對抗天命的精神。戲中那句「天要壓我,我劈開這天,地要擋我,我踏碎這地……」聽得人雞皮疙瘩都起了,但其實,原著還有後面一句,電影沒提,提了可能就說得太白,上映不到。「……我等生來自由身,誰敢高高在上。」天與地,人與神佛,孫悟空長達數百年的捨命鬥爭,就是因天庭強行剿滅其花果山而起,一場爭取自由和平等的革命。

 

當你無能為力的時候,就是覺醒的時候

革命犯三字,從戲中眾人在花果山被蒙面黑衣天兵追殺,到孫悟空在囚牢中化為灰燼,然後散場離開電影院,都一直在腦中迴轉。其實,幾乎是在電影正式上映那幾天,這三字才真確烙在香港的歷史裡。佔中運動事隔三年,當年的社運領袖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遭秋後算帳裁定入獄,不禁讓人質疑,是否已到了政權足以操控法律的境地,是否與天比高,就犯天規?是否一切抗爭,都是徒然?

在香港回歸二十年的後雨傘時代,香港首度有了革命犯,而電影《悟空傳》真正要說的,就正是一群革命犯的聚和散,與世道抗爭的殊途。孫悟空、楊戩、天篷、捲簾眾人,最初因槍口一致而同行,遺憾的是,最後又回因立場不同而反目,天命之下,順流逆流,這不就恰恰是香港政局的寫照?

「毀你花果山,誅你不死心,他們說這就是天命。」箇中隱喻,犯不着道破,正如收筆兩句「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雲散」,放眼香港,眾生尚未醒悟,諸佛愈見專橫,不無遺憾。我只是為看不懂這部電影的觀眾,或由始至終都以為它是一部動漫版《大話西遊》而感到哀傷。卻說孫悟空成為階下囚,於天庭獄中灰飛煙滅,菩提老祖訓曰:「當你無能為力的時候,就是覺醒的時候。」

這也許是後雨傘時代,一句得來不易的自勉。

 

* 原文刊於「獨立評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