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常秀的浪漫和真誠:《等一個人的心灣》

支持者可透過Paypal贊助我們

HK$100HK$300$HK500

這時對那時錯的愛情

一般來說,影評人評論電影時,總是盡量把作品和導演的私生活分開看待。當然,作者導演(auteur)在電影中流露出的自傳色彩無可厚非,而他們在現實的經歷形塑他們獨特的風格(像是王家衛迷戀上海舊文化),其中,愛情自然也是影響創作的一大因素。電影史上導演和女演員擦出火花捲入婚外戀的例子不勝枚舉,像是影后Ingrid Bergman和意大利導演Roberto Rossellini的私奔,還是近一點中國大陸的鞏俐和張藝謀長達八年的無間斷合作,婚外情在電影世界裏從來都不是新鮮事。

然而,去年韓國導演洪常秀和憑著主演朴贊郁的《下女誘罪》備受矚目的金敏喜爆出婚外情醜聞,女方在國內被封殺,但兩人卻合作完成了三部電影,也分別入圍了今年的柏林和康城電影節,金敏喜更因而捧回銀熊影后。這一連串轟烈事件令人譁然,更火上加油的是,金敏喜在得獎電影《等一個人的心灣》(On the Beach at Night Alone)中,正好飾演一個因為愛上已婚導演而前往外國散心的女演員,影片內容和現實的高度重合,註定影評界對這部電影的評價兩極。

 

韓國作者電影第一人

洪常秀的電影常常圍繞從事與電影或藝術的知識分子和文藝青年,拍攝他們的日常和其中的男女曖昧關係。洪常秀的特色推拉鏡頭、玩轉電影結構時間線的劇本、演員即興發揮般的生活化表演,以及必定出現的尷尬燒酒聚會等,都成了導演的特色。洪導彷彿要貫徹「每個導演一生只拍一部電影」這句話,過去二十年維持著一年拍一片的速度,而這些影片看來全都一模一樣,以超低成本換取不受商業考慮的創作自由,拍攝極度小眾的藝術電影,它們的意義都像是只為拍出男人的虛偽自私和如幻影般虛無飄渺的愛情假象。

在觀看《等一個人的心灣》之前,最好先看幾部洪常秀以前的作品,否則毫無心理準備,觀眾入場後只會一頭霧水。有他前作經驗的影迷,卻會因為一些和前作一脈相通的小細節以及與現實的呼應在嘴角揚起為導演「共犯」的會心一笑。筆者第一次接觸洪常秀的電影是他和金敏喜的「定情之作」──《愛得對愛得錯》(Right Now, Wrong Then,2015),和一般以「起承轉合」節奏來煽動觀眾引起共鳴的劇情片非常不同,像一杯需要仔細品嘗的苦茶。起初筆者邊強忍睡意邊看電影,卻慢慢體會到難以言說的獨特魅力,佩服他成為韓國電影主流大片以外的一股獨立潮流。他在電影節奏結構上顯露的才華和對角色毫不留情尖銳的諷刺,放在世界影壇上毫不遜色。

洪導在2010年後拍攝的電影至《等一個人的心灣》,最明顯的轉變是他賦予鏡頭下的女主角越來越獨立強勢的性格,懦弱虛偽的男性反襯女性的真誠和聰慧。無論是為了自己留學前途而玩轉三個男人的善熙(Our Sunhi,2013),還是在已婚教授和學長之間猶疑不定的玉熙(Oki’s Movie,2010)甚至是Yourself and Yours(2016) 裏化身為雙生花降服大男人主義男友的神秘戀人敏貞,她們都和典型韓劇女主角形象背道而馳。她們充滿魅力,卻令男人難以觸摸和控制。洪常秀的鏡頭下的男人,大都是擁有一定文化水平和社會地位的知識份子,他們的職業是導演、教授、藝術家,不一而足。但他們不變的,卻是被欲望支配的衝動,渴望刺激又不願犧牲現有安穩的虛偽。因此,洪常秀的電影雖然和Woody Allen一樣關注男女的微妙曖昧,卻很少出現完滿結局。洪導骨子裏可能根本不相信真愛,所謂「愛情」不過是巧合偶然而誕生,是瞬間即逝的鏡花水月。

沒有愛情才會選擇生活

《等一個人的心灣》分為兩部份,都是金敏喜扮演的女主角英熙的獨角戲。無論是第一部和居住在德國的女性朋友訴苦,還是第二部回到韓國後面對昔日好友的尷尬和孤寂,鏡頭關注的都是這位孤獨的女主角不自覺流露出的痛苦和勇氣。尤其是她在電影後半部的重頭戲:夢中和拋棄她的導演情人以及知道兩人情事的韓國友人們的燒酒聚會,英熙的台詞和表情令人分不清現實和電影。無論是大聲嘲諷在座的友人沒有人擁有真愛的資格,還是感概自己因為不倫戀被韓國輿論批評譴責而受演藝界封殺的不公,都很難不令人聯想到金敏喜現實中的景況。

除了這些引人遐思的台詞外,英熙這個角色也被塑造成自由、孤高和令人敬佩,無論是海邊想念愛人時的脆弱,還是和導演懦弱的逃避形成強烈對比的果斷宣言,洪常秀都希望觀眾能站在「受害人」英熙的角度去同情這位不倫戀中的第三者。

這和洪常秀過往電影中以抽離冷靜的角度觀察男女間情慾曖昧糾纏不同,今次他用了浪漫古典的配樂去襯托英熙的心情,她像小孩般蹲下輕撫野花的日常更流露出充滿詩意的美感。儘管這部電影中並沒有任何表白的情節,但如英熙在路邊哼的歌的歌詞“can you see my heart”一樣,導演把對女演員的愛藏在鏡頭後,透過電影把這份心意告訴她和觀眾。

 

是一次反擊的宣言,還是新的導演風格?

無論如何,作為當今韓國最優秀的電影搭檔,洪常秀和金敏喜在未來的合作依然可期。比起關注兩人的八卦和在國際影展上斬獲獎項,對影迷來說,更值得關注的是,這段情事究竟對導演以後的電影有什麼影響。《等一個人的心灣》採取的女性角度和真假不分的劇本,究竟是偶然的嘗試,還是導演的新方向?今年洪導已經完成了三部作品,他在靈感爆發下又會否越戰越勇接拍一年內第四部電影?(畢竟早前在New York Times的訪問中,他提到自己有計劃在秋季開拍)也許答案就在剛在康城獲法國傳媒盛讚的新作The Day After,畢竟就如《愛得對愛得錯》的結局女主角向身為導演的男主角所說的一樣:要看完他所有的電影。了解一個導演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觀賞他的作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