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不離3父女》 ──朝著錯誤方向醒覺的女性

支持者可透過Paypal贊助我們

HK$100HK$300$HK500

就像香港曾經有過樂壇四大天王,印度也有三位鼎足寶萊塢的天王級演員:沙魯克汗(Shahrukh Khan)、薩爾曼汗(Salman Khan)和阿米爾汗(Aamir Khan),由於同姓,又稱印度三大汗。三大影帝在票房上都是冠軍保證,但接演片種稍有不同,尤其Aamir Khan近年的作品,除了商業大片,還著力探討印度的各種社會議題,最為香港人熟悉就是2009年的《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除了是極少數能在香港上映的印度電影,也是Aamir Khan藉著電影製造大眾話題,從而改變社會風氣的開端。《作死不離三兄弟》所說的是擺脫舊價值觀包袱,追求獨立思考,概念簡單,但不失為勵志佳作,其後在2014年的《來自星星的你》(Pk),則更進一步牽扯到宗教傳統,明確批判了印度國內泛濫的神祗崇拜和造假現象。Aamir Khan開創了甚具教化和反思意味的寶萊塢風氣,來到新作《打死不離3父女/摔跤吧!爸爸》(Dangal),立心仍然遠大宏正,藉著改編兩位印度女摔跤手和她們父親的真人真事,冀望打破印度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觀念。然而,電影以抨擊父權社會為宗旨,結果卻很可能是墮入另外一個更大的父權意識之中。

這是一個幾有趣的現象,或者不是Aamir Khan的錯。《打死不離3父女》的吊詭失敗,反而更說明了印度的男尊女卑觀念有多根深蒂固,就連要反對這種觀念的人都察覺不了,他們所使用的電影語言和思想,本身就是來自父權的產物。以父權來救贖被父權傷害的女性,讓整部電影一直就像兜個圈子自打嘴巴,雖可同情地理解,但電影長達三小時,眉頭皺得甚為疲倦。最明確的例子是,女主角小時候練摔跤被同學取笑,父親就一手剪掉她的長髮,要她再沒有退縮的餘地。但長大後成為全國冠軍的女主角,居然在輸掉比賽後想起父親的訓示,繼而自行剪掉長髮,還露出一副如獲重生的喜悅。在一部吶喊著要推翻男尊女卑的電影中,主人公居然在受到父權閹割後,自豪於臣服在父權之下,繼續自我閹割,驚嚇程度叫人咋舌。

電影試圖用一把男性的聲音為女權發聲,反而處處顯露了父權的霸道以及它的不可違抗。Aamir Khan飾演的父親,在故事中有著兩個不同層次的夢想,一個是將女兒訓練成摔跤手──女性都可以打贏男性,繼而延伸到打破男尊女卑的電影主旨。然而,這一方面論述的實踐,其實只到中場休息(印度電影很長,一般都有中場休息)。下半場開始,打破男尊女卑這個假命題剝落,當女主角取得全國冠軍後,故事便落入父親的另一個夢想,要衝出印度,成為世界冠軍。父親年輕時的未竟之志,就是為國爭光這項終極任務,也所以,女兒犧牲童年與青春換來的,才不是女性的獨立自主,卻原來是老父的宏願。每次輸掉比賽,女主角都因自覺辜負了嚴父的寄望,受到良心責備,父親(或是Aamir Khan本人)的夢想:女性自強,只是次要的,或階段性的目標,其終極目標,仍是將貢獻國家社會視為最大的成功。

為著打破男尊女卑,電影提供的線索竟然是錯誤地連結到讓女性在運動場上拿金牌,而且既一方面是為了父親,另一方面是為了國家。父親是女兒的父親,而國家就是父親的父親。在電影的下半場,當女主角進入最後決賽,關鍵時刻父親的形象突然在觀眾席消失,失去父親在場外提點的女主角,只能專心擂台上的對手,獨力作戰。你以為這就是女性自強,脫離父親長大成人嗎?不,電影在這時候選擇Flashback。父親被消失(而且正是被國家象徵的國家隊教練所消失),卻化為更巨大的父親,一個無處不在的父權意志,以回憶、聲音和各種訓示,指引著女主角作賽。到了最後,當國歌奏起,被鎖在黑房的父親才意識到代父出戰的女兒成功了,完全體現了國家就是一個終極級別的父權。

整部電影的思維,與其說掙脫了印度傳統社會觀念,反而應該說,是打破了傳統的父權制度,卻臣服於更大的父權意志,落入一個看似美好實則更糟糕的父權陷阱之中。剪短頭髮、穿短褲、忍受同學和鄰居嘲笑,第一步確實是打破傳統社會枷鎖,但這就是女權意識抬頭?父親從第一步開始就是為了實踐他的糖衣父權,掌控女兒的前途、未來和職業;而下一步就馬上跑回原點,終究還是為了自己的金牌夢,為了國家的榮耀,更暗示了所謂女權意識抬頭,都只是臣服於父權意識下自圓其說的美好想像。

父親無限大,父令就是女兒眼中的法律。故事中的父親將「為女兒著想」當成口號,用殘忍一點的說法,所謂男女平等的實踐方法,不就只是將女兒當成男孩子養大嗎?他試圖將女主角改造成男生,消滅她的所有女性特質,然後成為自己的化身。雖然父親的本意確是為了女兒的好,但做法正正顯露了更牢固和霸道的男尊女卑意識。父親霸道,但總是為女兒好,所以是應該體諒、尊重甚至嘉許的,這個想法本身就比原初的父權更霸道兩倍,更邪惡三倍,繼而自我感覺良好十倍。他可以喊停別人的婚禮,在一群婦女中把女兒帶走。他的戰略,遠勝過被醜化的國家隊教練,而女兒必須要完全言聽計從,才能勝出,在國際競技場上出人頭地。反過來說,離開嚴格看管的父親,去到國家隊受訓,塗指甲油,留長頭髮,擁有正常社交生活,彷彿就是忤逆,而後果就是迷失自我,戰意空洞,在第一圈賽事便出局。直至打電話回家,跟偉大的父親認錯,女主角才能重燃鬥志。正面勵志的娜拉出走印度版,下場不但坎坷,更完全走錯了方向。

並不否定Aamir Khan企圖以電影改變社會的做法──儘管這件事在某程度上都很父權。只是,不幸朝著錯誤方向醒覺的女權意識,難道不就是父權的內鬼?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