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嬌救志明,但誰來打救彭浩翔?





如果你還記得,2007年的香港曾發生一宗不人道的政治悲歌,室內全面禁菸。不過,如祖師奶奶張愛玲之言,香港的陷落興許是為了成全張志明和余春嬌的愛情。

《志明與春嬌》在2010年上映,談談情,抽抽菸,煙霧迷離曖昧牽腸,不過有些事情不用一晚做完,有些故事也難以用一部電影說完,經歷8年時間,見盡人渣,菸價飛升,彭浩翔愛情物語的第三集《春嬌救志明》,在後巷抽菸的兩人,終於修成正果,由猜情尋的色慾都市戀曲,說到中年危機,談婚論嫁。人要長大,感情要淬煉,電影中,余春嬌打救了張志明,然而,電影看完了,更大的問題可能是,現實中,誰來打救彭浩翔呢?

 

摻了水的電影,流露自我膨脹

在彭浩翔的歷年作品中,《春嬌救志明》或屬最多,也是最少。最多彭浩翔的個人喜好,卻最少彭浩翔昔日的荒誕、鬼馬和機智。在台灣遇到地震,在城門水塘見到外星人,再在西環碼頭被蹓狗的港女抄牌,情節抵死幽默,不能說不精彩;然而,當年的《出埃及記》是說一群女人在女廁討論如何殺死男人,《維多利亞一號》是說主人公買不起房子決定殺光所有鄰居將它變成凶宅,還有《大丈夫》的叫雞叫出大頭佛,《破事兒》的國際蛋白質缺乏日,相比起以前這些彭浩翔作品的光怪陸離與奇思異想,《春嬌救志明》真的有點葉念琛。儘管以愛情電影來說,他的低俗,還是較葉念琛純粹的俗套精彩得多,但不要忘記他是寫過《全職殺手》,拍過《伊沙貝拉》的彭浩翔。

曾經,彭浩翔的作品都被視為出色的作品,不過,這並不等同只要是彭浩翔的品味,都是出色的品味,《春嬌救志明》卻處處反映彭浩翔陷於這個太過自信的誤會。就像是一家素來以重口味著稱的釀酒廠,突然推出一瓶摻了水的威士忌,只憑那薄有名氣的玻璃瓶──《春嬌救志明》與彭浩翔的字號,以及那稍為獨特的口感,已足夠穩賺一筆。這部摻了水的電影,入口餘味太少,卻流露著超標的自我膨脹。

出了名是大頑童的彭浩翔,他本人就是現實中那個老是長不大,玩物喪志的張志明。從小雙俠、趷趷剛這些童年回憶,以至索價9萬多的Salvador Dali手指雕塑,當然還有那塊天價Supreme磚頭和男人一生總是擁有一塊的Surfwheel,都顯然是彭浩翔的收藏品。兩杯下肚,空洞無物,你才發現整部電影更似是他的個人喜好結集,有其本人的氣味,但沒有其電影的味道。

唯一讓人驚喜,反而是電影中借用了如今泰半已被遺忘的香港樂隊Raidas的那首〈傳說〉。就正如《大丈夫》翻熱了葉振棠的〈大丈夫〉,《破事兒》重唱陳百強的〈再見Puppy Love〉,當然還有上集《志明與春嬌》由余文樂反串的〈別問我是誰〉,懷舊卻不過時,冷門而不偏門,意料之外同時驚豔。多年來彭浩翔的電影在選歌方面都極有一手,但是,這個過去作為彭氏電影的一大特色,如今卻成為《春嬌救志明》的唯一驚喜,其中的質素滑落,實在驚嚇過片中的特攝怪獸趷趷剛。

觀眾喜歡你,但不是拿出你喜歡的觀眾就會高興

跟那件天價手指雕塑一樣,Raidas是彭浩翔的心頭好,訪問中他本人好幾次提及,當年他曾拿過Raidas的另一首作品〈傾心〉去參加歌唱比賽。但退一步去想,跟電影本身的關係是……電台和社交平台的宣傳效果以外,幾乎是零。況且這首懷舊金曲在電影中的插入時間極之突兀,春嬌失戀,姊妹們在店裡就突然起舞,大唱喜慶氣氛十足的〈傳說〉,卻只唱了幾句便叫停,整首歌CUT掉其實對故事都沒有影響,倒像強行添加的餘興時段,遠不如舊作漫不經心在翻唱曲和情節之間的牽連。那太過自信的誤會,就在於它是彭浩翔的心頭好,所以跟彭浩翔的電影有關係。因為彭浩翔,所以如此彭浩翔,更顯得電影中植入了泛濫無度的個人喜好。

有著太多彭浩翔的心頭好作為Bonus,但偏偏《春嬌救志明》作為一個故事,它沒有靈魂。觀眾喜愛彭浩翔,卻不是彭浩翔將所有自己喜歡的事物堆砌,觀眾就會受用。同樣地,過去彭浩翔的電影都有大量鹹濕笑話和粗口,但並不等同彭浩翔只要拿著好些鹹濕笑話和粗口,就能拍出好電影。

或者,彭浩翔的迷失,從近年慢慢轉型到監製後已開始浮現。作為編劇和導演,彭浩翔有其聰慧和才氣,但作為監製,他是過於聰明了,只用腦筋,欠缺用心。不用拍得認真,甚至不用自己操刀,畢竟彭浩翔這名字如今已經值錢,加上余文樂和楊千嬅明星坐鎮,《春嬌救志明》已經有足夠的號召力讓票房過億。

然而,因為幾個鹹濕笑話和兩句粗口而覺得電影好笑的觀眾,並不是他最初的支持者。當年《伊莎貝拉》和《出埃及記》那種風格濃厚、故事閃亮的作品,雖有其低俗之處,但並非只有低俗,近年逐步往大眾靠攏,流於純粹「低俗喜劇」級數的作品,便只吸引到金字塔底層的觀眾追捧,或者,相距於《買兇拍人》那種實驗性的創作,像監製多過導演的彭浩翔,如今更擅於商業操作,用最少的心力,經營最多的票房。

神童的下半場

常說彭浩翔是神童,但那讓人翹首讚揚的神童,現在已一點都不年輕了。年輕的彭浩翔,轉數快,念頭多,是神童,是鬼才;但說不定這是所有神童的同一命運,就是他們的下半場,當長大之後,大家便總覺得他們不如當年光芒四射。《春嬌救志明》裡面,余文樂帶同岳父一起夜嫖,巧遇鄰座嫖客被惡妻持刀問罪,似是彭浩翔向自己舊作《大丈夫》的致敬,當年不嫖不知身體好,信手拈來自有神,今日硬橋硬馬再來一次,卻一點也不好笑。再來一次就是悲劇,不是嗎?神童的宿命就是他們一開始就在頂峰,一長大就會滑坡。

與《春嬌救志明》同期上映的其實還有《指甲刀人魔》,改編自彭浩翔昔日的短篇小說集,卻由其攝影師關智耀執導演筒。原著故事雖然簡單,但多年後仍能閃現作者非比尋常的心思,《春嬌救志明》散場之後,除了回家聽兩首Raidas回味一番,在那一大堆眼花撩亂的玩物和客串嘉賓背後,其實什麼都沒有。《指甲刀人魔》的愛情故事微小但耐人尋味,《春嬌救志明》卻是「掟煲不掟蓋」,8年的感情並沒有昇華,觀眾和電影之間,反而更似久別重逢,再度一夜情,除此以外真的不要想太多。

但我們會因而離棄彭浩翔嗎?就算只是觀眾的一夜情對象,彭浩翔的功夫始終比王晶或者葉念琛高班得多,摻了水的酒,還是有其醉人之處。只不過,對他如此不離不棄,甚至盛讚處於創作低谷的他,卻未必是一件好事。

可能是真的,彭浩翔是被讚壞了的天才。如果他是王晶或者葉念琛,誰都沒有閒情覺得失望。然而,卿本佳人,他是彭浩翔,這名字本身不應該只等同過億票房那麼簡單。或者,《春嬌救志明》不只是余春嬌和張志明的三笑姻緣,它是他們的中年危機,也是彭浩翔的。整個系列都映照著他本人的改變,第一集向抽菸禁例借火,滿是機智幽默;第二集出現了小三的誘惑,中港兩邊跑,世界大了不只一倍,便曉得怎樣更受歡迎;來到第三集,就是彭浩翔的沉溺,過於自我。如果他是真正的鬼才,是能夠有自覺走出這困局的,否則他就只是過譽的天才。為了觀看彭浩翔本人的起承轉合,基於這個原因,我還是期待第四集。

鏡頭下的張志明長大了,彭浩翔會真正長大嗎?

* 原文刊於「獨立評論@天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