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摺書」浪潮下《SCOOP!》一問到底──記下夕陽「狗仔」的身影





東宝電影《SCOOP!》講獨家新聞,香港用「型人狗仔隊」撐起電影賣點。型,邊度型?官仔骨骨的福山雅治大改造,變身做中年狗仔。戲中都城靜layer穿夏威夷花衣,滿口棒球術語,改不了街上隨處抽煙的壞習慣。游走東京,確有一陣老人除(おじいさん臭い),實在看不出福山雅治飾演的都城靜型在哪?

《SCOOP!》改編自八十年代電視劇《盗写1/250》,導演大根仁將原本新聞社的舞台搬到狗仔雜誌。電影隻字不提網絡,企硬環繞「獨家新聞」。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昔日爆紅的中日雜誌相繼「摺書」,《SCOOP!》就像如臨大敵的夕陽武士,為「狗仔」發出最後的吼聲。

 

日本的Journalist

挺直腰骨講狗仔文化,某程度上日本仍尊崇新聞行業。日本專稱新聞記者為ジャーナリスト(Journalist),其含意與公眾寄望與香港有所出入。「ジャーナリスト」是能夠在事件中抽絲剝繭,為公眾有角度去紀事的職人。日本的調查報道有悠久歷史,立下不少汗馬功勞。資深記者立花隆在1974年月刊《文藝春秋》揭露首相田中角榮賄賂人脈,平地一聲雷,令當時叱吒一時的政治巨人身陷囹圄。日本狗仔雜誌亦經常揭露政壇名人醜聞,引爆當權者的政治災難。

狗仔政娛結合雜誌的記者地位在日本並不是小角色,他們兼任時事評論,遇到世界政治大事,在電視台擔任講者。名銜寫上「ジャーナリスト」標誌一個記者的公信力,與時事評論員平起平坐,不用冠上「專家」也能侃侃而談分析時局。

一位經常與記者打交道的日本人告訴我,一位隷屬新聞社社會組的新記者,至少有數年每天去警署,拜訪大Sir,為他們端茶遞水,打好關係才到現場採訪實習,可見在雜誌擔起獨家新聞的資深記者,實在殊不容易。近年新聞工作者再有風骨,也敵不過紙媒寒冬。據2014年的報道,朝日資深記者依光隆明曾透露,有700萬讀者群的朝日新聞,新聞調查組裁減至三十人,縱使踢爆社會問題的報道有讀者支持,問題是網媒根本不賺錢!

雜誌記者稱「ジャーナリスト(Journalist)」,記者透過實地訪問結合消息,可輯成詳細的分析文,針眨時弊。

雜誌記者稱「ジャーナリスト(Journalist)」,記者透過實地訪問結合消息,可輯成詳細的分析文,針眨時弊。

狗雜的分岔口

《SCOOP!》大膽擱下討論網媒熱潮,描寫當下新聞界的窘境,導演在角色與場景上留了很大的空白格。新人野火原本一心當時裝記者,時裝雜誌「摺書」後被調去親子版,她的口脗似乎說親子雜誌尚有生存空間,她嫌工作實在沉悶,公司派她試試做狗仔新聞。近年網絡KOL主宰消費發言權,很多雜誌停紙轉網,時裝消閒雜誌首當其衝,連街頭時裝《FRUiTS》也停刊。紙媒戰場剩下狗仔雜誌一夫當關,調查、獨家今日意義何在?《SCOOP!》一問到底。

首幕糜爛中年狗仔都城靜拉着新人野火(二階堂ふみ飾演)踢櫈問副總編:作為Freelance有甚麼責任訓練新人?網絡打殘紙媒,有實力的資深記者往外跑求生,好些日本資深記者已預告,未來記者是個體,團隊調查將成歷史。以前培訓的制度崩潰,都城靜吼問:「之後點先?」

鏡頭返回雜誌的辦公室政治,電影在不同場口在詰問紙媒最後生死,孤注一擲押在女星「雙峰」,還是續走狗仔獨家偵查報道。男副總編馬場(滝藤賢一飾)主張拍少女水着,身經百戰女副總編定子(吉田羊飾)繼續擲錢投資在Freelance記者都城靜,寄望他能街頭追捕獨家新聞。

其實結局在日本早有分曉,就如定子所言,今日靠女星賣肉的雜誌的銷量一直下降,網上高矮肥瘦的美女應有盡有,雜誌根本沒有再cheap下去的空間。中年人在便利店翻看內頁裸女已是消失的光景,連中年人也不屑一看,雜誌還有什麼市場?路其實只有一條,做老本行揭獨家新聞,事關大眾,姑且有人翻書看兩眼。討論點選中了,《SCOOP!》續問,在新聞人才匱乏的年代,做咩獨家?道德界線點劃?

一單獨家押上記者前途

劇中新人野火人如其名,初生之犢做事有火氣,講求道德。公司為求升書不斷迫她跟藝人,揭開新面目。手法低劣,野火多次鬧爆中坑拍擋都城靜:「お前、本当に最低ですね(你真係仆街到無朋友)」,野火一再窺探真相,開打她求知慾的本性。一幕她與都城靜揭發首相繼任人用公帑跟巨乳主播爆房,一時間充血上腦,爆一句「呢份工真係正!」

野火由被動變主動,邀請都城靜拍殺人犯的樣貌。

「你怕了吧?」野火問都城靜。只往錢看的都城靜竟無言而對。

外界視為曱甴的狗仔隊,消費明星名人罪犯私隱,以前在紙媒風光的日子確是令狗仔荷包進漲。今日雜誌社揭露政客名人的窘態,會招致被廣告與消息封殺。雜誌的好風光俱往矣,現在獨家新聞不但消費受訪者,也將記者的事業與公司的前途一併押下去。一個獨家封面,換來一期好銷量,記者做了一星期的英雄,之後如何走下去?在網絡充斥資訊的年代,新聞界不再需要英雄,所謂的「後真相年代」,獨家可能一天已被消化了,地球仍然自轉。

雜誌團隊偵查將成為歷史?

雜誌團隊偵查將成為歷史?

沒有光環的走下去

《SCOOP!》承上三齣西方的新聞電影,《封鎖新聞線》、《焦點新聞》與《因真相之名》,意味深邃。去年三齣電影有濃厚的光環味道,在事件上偶有反省記者的角色,鑑於追溯以前的真實事件,主線續用「無冕天使」的角度,少了一種記者在市場掙扎求存的劇味。

《SCOOP!》雜誌內部在生死關頭,公司仝人懷緬過去好日子,開會時記者問主管,當年你拿了多少個新聞奬,老總氣宇軒昂說「四個」,部下不甘視弱公開奬項,但這批「老將」已不敢碰獨家新聞,事件越敏感越怕。

記者問起副總編定子以前拿了多少個奬,她輕蔑拋下一句「不記得了!」頓然折射出只混在辦公室的記者們像不敢再上沙場的士兵,一味回頭顧風光,拿幾個曲高和寡的新聞原則推卻工作,比努力掘真相容易得多。「老將」怕的是事件再掘下去,不只是真相,可能是記者的墳墓。

都城靜死得突然,被癮君子老友チャラ源槍殺,野火拍下擊中一瞬,副老總定子拍板決定刊出。都城靜一輩子只有「獨家」,「最緊要爆」是他的做事宗旨,做獨家是他一生的事業,不刊登就是不專重他。

都城靜的戲劇性的離去,令人聯想到這種為拍一幀「爆相」鍥而不捨的「狗仔」未來將一倒不起。雜誌銷量一蹶不振,日本外界開始質疑「記者」追查的底線。早前細胞研究員小保方晴子偽造sample細胞報告,舉國嘩然,小保方晴子認為NHK特備新聞特輯「調査報告 STAP細胞 不正の深層」毁她聲譽,長年的追訪令她困擾。日本放送倫理.番組向上機構(BPO)支持她的說法,決定警告NHK。最近,亦有市民投訴過早公開嫌疑犯的樣貌,街上太多貌有相似,容易混淆視聽,令市民感到困擾。日本過往有太多嫌疑犯逃之夭夭,疑犯走盡全國,不公開相片,如何緝拿歸案。私隱與公眾利益,在日本高舉私隱的一方漸漸抬頭,正挑戰新聞人的權威,獨家新聞更難做下去。

筆者預言,五年後(或更早)翻看《SCOOP!》,電影中雜誌社的場景將消失殆盡。雜誌社沒有封面會,現場沒有「狗仔」,調查沒有拍擋。

《SCOOP!》的調子一點也不型,電影像在記者身後按一下快門,記下快將消失的身影。就讓「狗仔」沒有光環的悄悄離去,給他們最後的一份尊重。

* 原文刊於作者網綕,承蒙授權轉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