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關於純愛的鹹片──《撩亂的裸舞曲》





先不說純愛,《撩亂的裸舞曲》(台譯:裸舞狂情)其實是一部極為哀傷的鹹片(再一次)[1]

電影的設定是這樣的:一位曾獲柏林影展大獎的導演古谷慎二,中年潦倒,沒有人找他拍電影,只好拍軟性色情片。他最後因強迫女演員安里拍攝,使安里辭演,令他失去唯一的工作。這設定,與其說是向《愛情酒店》(相米慎二,1985)致敬,更像是《赤之教室》(曾根中生,1979)中的色情寫實攝影師。《撩亂的裸舞曲》述說古谷六天內發生的事情,而天天都有人向他投懷,於是在映後,就聽到不少人批評說,為何如此廢男,還有女人不停向他送抱,不就是廢男的終極FF(幻想)嗎?

到底古谷如何廢呢?真的是廢到貼地。工作沒有了,沒有金錢度日,在電影中段,觀眾得知他與妻子發生車禍(說是妻子搶他的軚盤想要自殺),妻子躺在醫院,他則因車禍傷了腿,一拐一拐的走路(被閹割的象徵)。不只如此,在電影中後段,古谷接到醫院的電話,說他若不再付清所欠醫院的房租,就不能讓他昏迷的妻子再住醫院了。

在此──第五天──古谷不得不向前妻求助。

其實前四天,古谷分別與其他三位女子上床。第一天是劇組負責服裝的老相好有夫之婦;第二天遇到他在大學教書的女學生結花,主動說要與古谷上床;第三天想不到是安里,在酒吧重遇,然後在廢棄的廠房中做愛(某類AV典型的場景);第四天再遇上女學生,卻沒有做愛,而是古谷看著結花高潮來臨,自己一面哀傷。其實,古谷在這四次性交中沒有高潮,沒有歡愉,更沒有以射精來完結。第一天與老相好上床,不能完事;第二天與女學生,做愛過程中女學生問古谷為何樣子那麼哀傷,古谷就不能再做下去;第三天則是在影像上表現出古谷如何活像地底泥,他與安里在廢棄之地做愛,安里呻吟連連,古谷卻突然聽到有醉漢放尿的聲音,於是停下動作,安里也安靜下來,鏡頭就在廠房外拍著醉漢下身放尿,而尿水柱後,正是躲在半掩鐵閘後古谷的頭,畫面看來就像是尿射到古谷頭上,最後他與安里終止於此。

第四天則是在一場導演問答會中被問及愛之真諦時,再遇上女學生結花,然後進了時租酒店。結花讓古谷看她的花(陰部),問他她的花是甚麼顏色。[2]古谷回應說她的花像是清晨沾了露水的牽牛花,然後結花就像是被古谷插入般,開始呻吟,並得到高潮,然而古谷不過是一面無奈與哀傷的看著結花,沒有參與在這段高潮中(這節極之動人)。在這四天中,古谷參與到不同的做愛場景中,但卻沒有一次是能完事。

《撩亂的裸舞曲》導演行定勳安排古谷每一天遇上一個女子,顯然是有意戲仿AV的形式,而古谷在電影中所有的做愛場面,都與某種特定的AV類型有關:鄰家人妻、電話中的彼女、女學生、荒廢建築的場景,還有後來的夫目前犯和護士制服誘惑。說是戲仿,因為電影中所有的做愛過程,都是關乎慾望中止的:沒有高潮,沒有歡愉,沒有射精(射精是完結AV情節的定式)。當然,古谷的哀傷,並不是來自於不能得到性歡愉,相反,是因為他哀傷,他才沒有辦法得到性歡愉。

那麼,他為何哀傷呢?最能表達的,莫過於前妻的那一段。

在古谷被醫院追拖欠的房租後,他唯一只想到可以找前妻幫忙。古谷既已沒法付前妻贍養費,使前妻要外出工作,現在更要向前妻借錢,說明古谷的頹唐。前妻最後還是願意幫忙古谷,叫古谷等一等,她向同事借錢。後來的發展,就是(前)夫目前犯:古谷發現前妻為幫助他,接受同事SM的要求。螢幕拍著前妻被拉線一下一下的鞭打,古谷就只能在門外抱頭,無能(或撚)為力。這段情節不會讓古谷站起來拯救前妻,固然因為夫目前犯的公式,但也不只於此。這段使不少觀眾看得很氣忿,而一個又一個女人撲向廢男也叫不少觀眾摸不著頭腦。他們希望,古谷在此刻站起來,重振雄風,做個有能/撚之人。他們希望他直立起來,因為當他直立起來,故事才說得通嘛:無能的人怎配有人愛呢?直立的有能/撚之人才配嘛!

然而,這之所以是一部關於純愛的鹹片,就在於純愛──或若無條件的愛──不是那男人有甚麼可配可愛的才愛,而是那男人全然不濟依然去愛,這是無條件的愛,這是犧牲的愛(我不是在傳道,但若然你要這樣理解也可以,難道這不就是接近基督捨命的愛嗎:世人都是罪人,全然不配,但我依然愛你)。這樣就能看出行定勳女性之愛的偉大(你真偉大,何等偉大):古谷在整個資本主義父權社會中就是不配,就是渣滓,但她們依然愛,是無條件的愛。

後來,前妻拿著古谷需要的錢給古谷,在此,古谷的哀傷全然表明了:他是如此不配,不配接受所有女人的性和愛,不配接受前妻無條件的恩典,但他不得不接受(為著現在的妻的緣故)。他的哀傷就是在於不配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他不得不接受自己是無能/撚的人,又是要是如此無能/撚的人才能接受女人的恩賜。他拾起掉在地上的金錢,然後離開。

古谷就是一個全然被閹割的人。很多觀眾不能接受他,不能接受被閹割的男人,因為男人嘛,就是要有能/撚。也有人不能接受那些女人,女人嘛,就是要愛有能/撚的男人呀。然而,行定勳的「純愛」則在訴說女人的偉大:不論你如何不配,我就是這樣愛你。

 

注釋:

[1] 我曾撰文論及「日活羅曼色情片重新企劃」中另一部作品《濕濡的女人》,以「一部哀傷的鹹片」為題,看:http://www.cinezen.hk/?p=6962

[2] 結花會這樣說是因為古谷在問答會中,回應甚麼是愛之真諦時說:「一杯半滿的水,再加新的水,你分不清哪些是新,哪些是舊的。但花知道,花選擇接受或不接受。而花接受後,會變成什麼顏色呢?這就是愛的真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