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大招風》獲最佳電影、周星馳與黃進同獲最佳導演──2016年度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於2017年1月15日選出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五個獎項及六部推薦電影。今屆經歷了長達七小時的激烈討論及三輪投票,得獎名單如下:

 

最佳電影:《樹大招風》

最佳導演:周星馳(《美人魚》)、黃進(《一念無明》)

最佳編劇:陳楚珩(《一念無明》)

最佳男演員:林家棟(《樹大招風》)

最佳女演員:周冬雨(《七月與安生》)

 

推薦電影六部:

《一念無明》

《美人魚》

《七月與安生》

《點五步》

《伴生》

《擺渡人》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每年均透過討論配合投票的形式,選出上一年公映電影的各個獎項及推薦電影。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強調以專業角度評審,輔以具透明度的理性討論,討論過程均記錄在案,將輯錄刊登於年中出版的《香港電影2016》。

2016年曾在香港戲院作首輪公開售票放映,並於一星期內上映不少於五場,符合候選標準的香港電影共六十八部。最後環繞討論的佳作,主要不離八至十二部。結果《樹大招風》先拔頭籌,力壓《一念無明》與《美人魚》,勇奪「最佳電影」大獎。

  • 「最佳導演」的決選過程中,《美人魚》、《一念無明》及《七月與安生》三部影片爭持激烈,經過再三討論及投票,《美人魚》與《一念無明》仍兩度出現同票,不分高下,因此周星馳、黃進雙雙奪得今屆「最佳導演」殊榮。
  • 「最佳編劇」一項同樣爭持激烈,《一念無明》與《七月與安生》各有支持者,票數相當接近,引起了評審間熱烈的辯論,最後由《一念無明》的陳楚珩脫穎而出,奪得「最佳編劇」獎。
  • 在「最佳女演員」的討論中,周冬雨以她在《七月與安生》的活潑演出,得到評審一致肯定,成為今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影后。值得一提,票數僅居其後是她的同片對手馬思純。
  • 「最佳男演員」的討論亦相當熾熱,《樹大招風》的林家棟、姜皓文,與《一念無明》的余文樂、曾志偉,均被評審認為是充滿合作火花的配搭,林家棟與余文樂的票數非常接近,最終由林家棟成功突圍,登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影帝寶座。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特設公開論壇,定於2017年1月22日(星期日)下午二時半假電影文化中心(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40號東南工廠大廈11樓A3室)舉行,與公眾討論本屆獎項的結果及交流意見。公開論壇以粵語進行,免費入場,歡迎各界人士出席。

 

各獎項的得獎理由撮要:

最佳電影:《樹大招風》

高超剪接把分頭拍攝的三大賊王的經歷巧妙地融為一體,做出引人入勝的節奏與張力。三位新晉導演聯手執導,承接銀河映像的宿命主題,透過梟雄不甘於末路窮途,借九七前的時空,在山雨欲來的風滿樓,抒發最貼近時代脈搏的當下感懷。

 

最佳導演:周星馳(《美人魚》)

周星馳一貫的喜劇風格,然而每一次總有令人驚喜的新景觀。土豪懺悔,觸及保育與人魚愛情,表面上是童話式、卡通化的嬉鬧,星爺卻無時無刻帶出既荒謬也溫馨的視覺想像,展現出毋忘初心的自省意識。

 

最佳導演:黃進(《一念無明》)

首次執導捨易行難,走低成本的寫實路向,將香港化為呈現都市病態眾生相的舞台。鏡頭簡潔有力,聲音細膩運用,視角冷靜,帶出豐富敍事層次,狹窄空間與廣闊天空對照,遊走狂躁與鬱結之間,追蹤角色的不歸命運。

 

最佳編劇:陳楚珩(《一念無明》)

以精神病康復者的掙扎歷程為主線,尊重資料搜集,融合年輕人的時代視野,穩重中求新意,初出茅蘆即見鋒芒。劇本通過恰當的回閃,內在情緒與外在處境互相牽動,替主角阿東尋找寧靜風景。

 

最佳男演員:林家棟(《樹大招風》)

將一個不安、懷疑、深沉及充滿心計的悍匪演繹得深刻立體,賊性人性並重,層次豐富,尤其細緻地捕捉其具戒心和冷酷的個性,對舊兄弟的利用和不信任,不慍不火地駕馭這消失了身份的危險人物。

 

最佳女演員:周冬雨(《七月與安生》)

安生不安於室的人生,在弱不禁風身影的演繹下,發放出率直情感,和跳脫個性,是演員融入角色的美麗時刻。安生當然感激七月(冬雨則多謝思純),兩個女生關懷相望,以至嫉妒相爭,環環緊扣,走過成長。最後安生安於新生,讓觀眾釋懷。

 

推薦電影

《一念無明》

寫一個年輕人中產夢墮落,心神支離破碎,康復過程危機重重,再而推及香港的精神面貌。劏房困局,教會寄託,最後回到基本的父子相依,互相適應,在無望的環境下,尋找一線曙光,是近年難得面向社會問題的勇敢創作。

 

《美人魚》

藉着環保議題,反思高度消費主義不歸路,周氏喜劇既有罪惡快感又有殘酷痛感,只此一家,教化而不說教,亦為港人困境的寫照。人魚世界面臨外來同化瀕死威脅,只有游出去才能得自由,是合拍片大潮下難得視野完整及保持自我的情懷之作。

 

《七月與安生》

兩個少女的成長經歷,對應中國內地的經濟發展,富裕中若有所失的無力感。兩位女主角的演出火花四濺,曾國祥捕捉女性感覺尤其細膩,以香港人的身份拍攝內地題材,成績斐然。

 

《點五步》

新晉導演以極低成本改編香港沙燕棒球隊故事,交出了不俗成績,透過屋邨成長與躁動青春,重現《香港製造》的熱血沸騰,在球場遙望獅子山,高喊「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的道理。少棒隊年輕演員充滿活力的演出,令人眼前一亮。

 

《伴生》

黃肇邦走進醫院,探討家庭成員必須面對長輩老死的狀況,三個個案焦點集中,情感自然深摯,具鮮明的人文關懷色彩,影片風格平實自然,展現人的哀傷、無奈、反省和自勉。

 

《擺渡人》

拆開燈紅酒綠如醉如瘋的包裝,內裏都是王家衛的深情,把《東邪西毒》的沙漠客棧改造成酒吧,由梁朝偉代言,寄語感同身受,擺渡不是宿命而是選擇,由層層的文本互涉到豐富的流行音樂挪用,提供解讀趣味,更為香港文化鏗鏘發聲。

 

* 資源來源自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新聞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