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電影節2017】對準政權,掀起公義抗爭──《進擊之路》





黑夜中,繁忙交通如流光逝過,行人天橋有位把著啤酒的大叔走過,畫外有人問:「這是今天第幾杯?」他才茫然道出,把酒消愁的因由。那是劉繼蔚律師,鄭捷在捷運隨機殺人惹來全台的憤怒,他自願當了他的辯護律師,負上「魔鬼代言人」之名,連他的母親也責怪他不要再亂接案子。不過,劉律師酒後吐出的一番話十分動人。他說這樣的判決是迎合社會的期待,屬意料之內,但判決內容卻未能解答自己的疑問。「社會拒絕接受像鄭捷這樣不完美的人,那麼像我這樣不完美的人,是不是也會被社會拒絕呢?」不論是加害者,還是受害者,人權律師仍抱著專業的法律精神及同理心,為每一單案件裡的弱勢者出庭辯護,是公義所在之處,人人也有受審、公平審決的機會,也是電影《進擊之路》抱持的希望。

以四位台灣人權律師為主軸,《進擊之路》 紀錄了近年於台灣社會備受關注案件中義務律師團的工作。從失業工人的官司,到探訪冤案被囚多年的鄭性澤,義務律師遊走全國協助不同的人士,冀望還受害者一個公道。當然,不是每一場仗也得到勝利,超越三年的製作時間,濃縮、刪減成97分鐘的片段,背後花多少時間、努力 協助每個個案,未必可 從電影看得出來。導演蘇哲賢於香港獨立電影節的香港放映問答環節當中,就坦言曾按主題及重覆性作篩選 ,揀選律師的案件,重點是要突出國家制度以內,每個公權單位的不公。國家勞動部追訴臥軌工人罷工,是關於工人的權益;洪仲丘事件是對準國防部內軍事法庭;鄭捷案是有關死刑的司法程序;而太陽花學運的後續訴訟是針對立法院成為了行政機關的附庸。縱然多位律師於拍攝期間接過環保及土地正義的案件,亦未有全部放在紀錄片的敘述之中。

《進擊之路》雖然以人權律師的角度敘述不同的案件,不過電影絕非停滯於深奧的法律術語。數場法庭的場景,均以重演的形式演繹,與其執論誰是有罪無罪,電影顯然著重公義的伸張,詰問理想的人權、倫理和道德去了哪裡?重演場景裡法官座位無人,暗示法律未能達義,素描畫家筆下繪出加害者的輪廓,教人記著邪惡的臉孔與你我無異。由康德到卡繆的《反抗者》,電影以哲學串連幾位律師的訪問, 如於畫面寫道:「我反抗,故我們存在。」等哲學語錄。拍攝到德國海德堡大學求學的邱顯智律師在電影中就說道:「318太陽花學運不僅是對抗傾中的行動,而且它是思想的革命,裡面有很多口號都非常響亮、有批判性,如『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映後分享中,有觀眾問電影裡哲學的原素是導演加插還是受訪者所說。蘇導演解釋有些語錄是直接從受訪者所說,有些則按案件的意義安插其中。問到為甚麼要以哲學連結整套電影,他笑說哲學在台灣的形象,就是跟人說修哲學,背裡也會被認為是「瘋子」(跟香港差不多),但是2013年起台灣出版業界重新翻譯及出版了不少哲學的經典名著,甚至電影《孤星淚》(Les Misérables, 2012)的上映,讓當中不少的句子被社會運動直接使用,影響整個時代的氛圍。

義務律師團各人背景不同,故事也不同,盡然篇幅所限,電影也簡而敘述他們與家人的相處,嘗試為每人執業作出補充描述。形象最鮮明的是李宣毅律師 ,他說「律師只是他的副業」的一席話不禁教人乍舌,實情他同時也是經營汽車代理家族生意的傳人,連律師樓的團年飯也要跟他家族公司一起舉辦以節省開支。一身光鮮西裝接受訪問,鏡頭一轉,車模伴隨著他在車展發表講話,難免讓人感覺十分「離地」。相反,劉繼蔚律師風度凜然,於集會中連珠炮發表講話,脫下律師袍回到老家,土氣地穿著短褲,卻在兩老面前彈下動人的鋼琴,那樣的溫柔與日常的他對比很大。戲中每位律師齊聚於此,也是出於對公民社會、法律的熱愛,是使命感把他們推到公堂。 他們的性格不然,他們的上一代有人曾當兵,有人是造船工廠工人,也有是中產的背景,不過訪問每個律師家庭生活的片段,正正是導演想說服觀眾律師也只是平凡人的想法。他們也是有父母,有妻兒子女。電影節策展的主題以「(沒有)家的想像」為題,鏡頭之下,導演用心為每位律師的全家,甚至最後連重獲自由鄭性澤也錄下靜態的合照,彷彿提醒著觀眾一眾主角由家成國的想像,「國」與「家」兩字放在一起,才湊成國家。理想的國度,是由很多個家所合組而成,呼應電影節「家是本土的根」,「家的想像,同樣連繫上對所在地的感情及能行使的權利」的策展角度,台灣亦然,香港亦然。

電影到尾段,跟拍邱顯智律師籌組時代力量,參加2016年1月立委的一場選戰。由律師成為政治人物,組織台灣政界的第三勢力,讓觀眾感受到律師的魄力和熱誠, 也讓觀眾回想起今年九月香港的立法會選舉,以及二月新東補選。電影裡有加入香港雨傘革命的片段,其中一位律師亦有到金鐘現場視察,他說有位香港資深的前輩跟他說台灣的選舉制度十分珍貴,因為政權的交替是推動民主進步的主因。於映後問答中,有人問導演對香港有甚麼寄語,導演說起自己知道香港的特首選舉只由 1200人 ,他起初在想為甚麼3月的選舉,到現在1月還未開始選舉工程,然後他苦笑只得1200人,其實也不用太早開始。蘇導演也為邱律師參選的片段總結 ,他說以前覺得選舉是老人的事,但之後才發現選舉一定要有自己的參與,只能靠年輕人自己的參與,才能為社會帶來一點改變。對於香港身處,第三浪的民主化浪潮,他的看法是香港不如法國及德國,民主的教育和理念被視作理所當然,不過他認為獨裁的當權者只佔少數,反對獨裁還是佔大多數,他對香港的未來還是樂觀。

近年香港雨傘紀錄片(2016年香港獨立電影節雨傘單元),以及台灣太陽花學運引起的紀錄片,可以用「雨後初筍」一詞來形容公民運動的紀錄,由運動的參與到運動幕後的支援 ,我們也需要更多的紀錄為時代的見證。《進擊之路》不只是總括過去走過的路途,更加預示未來要走的路。「路漫漫其修可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讓更多人由對抗者成為反抗者,才能一起不遺餘力地追求公義之路 。

* 劇照由香港獨立電影節提供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