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哀傷的鹹片──《濕濡的女人》

支持者可透過Paypal贊助我們

HK$100HK$300$HK500

《濕濡的女人》(台譯:野風溼身的女人)是塩田明彥為「Roman Porno Reboot」五部中之一部。有朋友不明白為何開場時女主角汐里(間宮夕貴飾)要騎單車衝到海裡,一般而言,這些不明不白突然插入的場口,多數是致敬畫面,這個亦不例外,明顯是致敬神代辰巳《濕濡的戀人》(1973)最後一場戲:男女角騎著單車滑進海裡。不過,在這裡,致敬不致敬倒先不談,這部影片帶來的愉悅(並其後引伸出來的失落與哀傷),大抵與致敬無關。

有關的是,由間宮夕貴飾演的汐里從水裡上來後,在男主角高介(永岡佑飾)面前,毫不在意的脫去上衣,把衣扭乾,並對高介說,我今天晚上無處容身,要到你那邊去睡。

如此,汐里與高介的角力就此展開。

高介是一劇作家,到原野去生活原為離開城市、離開女性,重整思緒。為著這「崇高」和「精神」上的目的,他拒絕了汐里,並出言辱罵她為狗。在此,汐里就已經整裝待發,帶著衝浪男孩到高介野地上的小屋做愛,在別處做愛時打電話給高介挑引他的慾望,然後丟下一句:你現在是否很想與我做愛呢?但你別跟我做愛,你做了就輸了。

這裡看似是那些甚麼低手的男女性之戰,但其實,就在汐里在開場衝到海裡的一刻,在她回到岸上高介拒絕她的一刻,結局就已經命定了,相信也不難猜出來。高介沒有可能不洩出自身的慾望,不在於汐里不斷的挑逗,而在於她在挑逗後肆意的拒絕。

重要的一場是這樣的:有一天高介劇團的女伙伴到野地去找高介,並帶著一位年輕女助手和另外四位新進的男演員。他們排練演出的部分就先跳過了,重點在於到晚上,對高介一向有意的女伙伴爬到高介的牀上,就直接做愛起來。高傲的高介無可無不可的讓女伙伴撥弄,就在女上男下的搖曳時,全裸的汐里慢條斯理的走到高介的小屋中、做愛的牀前,然後自行的坐在女伙伴的身後,撫摸和親吻她的身體。女伙伴叫聲越來越激烈,從而得知她越來越興奮。後來汐里爬到女伙伴的身體,俯身向女伙伴替她口交。一個膝跪的姿勢正好是「老漢推車」的體位,高介的慾望立刻噴發的要從後插入。其實在這一刻,高介已經一敗塗地,但汐里沒有讓他進入,塩田明彥沒有讓汐里讓他進入,汐里腳往後一伸把高介踢開。高介連翻嘗試,汐里也一一踢開,而女伙伴的叫聲也越叫越烈。最後高介無奈地,離開他自己的小屋到屋外去。

當然,這段拒絕的戲碼還未完結。高介在這個慾望噴發的時刻,就看到屋外雙手掩耳以抵抗呻吟叫聲的女助手。高介為了洩慾,就向女助手埋手,因他知道女助手一向傾慕他,不會拒絕他。精彩的戲碼即將要上演。就在高介解開女助手的衣衫時,屋內的叫囂聲停止了。汐里圍著一衣毛氈走出來,走到新進演員所住的營地,把他們拉到轎車前,一個接一個的帶他們進車,翻天覆地的做愛。高介目睹這一切,就在汐里與演員在車子裡「車震」時,他也在外邊野地抽插,一邊抽插,一邊卻盯著搖晃的車子。觀眾可想而知,就算是與女助手做愛了,高介的慾望依然無法滿足,因為他的終極慾望對象並不在他身下,而是在車子裡與其他人做愛的汐里。

結局是否高介無法親近他終極的慾望對象呢?也不是。在這場轉折戲後,高介終於與汐里獨處於小屋野地,然後他們奮發地做愛,從早到晚,彷彿是對觀眾說,慾望對等的形式出現了,雙雙到達高點的時刻到了。若是這樣,《濕濡的女人》不過是另一套引動男性情慾的pink罷了。但是,汐里最後的底牌出現了。在他們一整天做愛後,天亮之時,高介醒了,但發現汐里不在,他到小屋野地尋找,只發現一張木椅,椅上刻著字:現在誰才是狗呢?觀眾此刻忽然記起,在昨夜晚上做愛之時,導演給予高介一個特寫,就在男上女下高介在快速蠕動之時,那種振動,一如狗。如此,高介明瞭,他發現了終極的慾望對象,好像是同步了,最後卻發現同步不過扮裝,結果是終極的失去,並且永遠的失去。這樣,觀眾如我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一陣哀傷,一陣「抵你死」的哀傷,而塩田明彥則放著一個低角度鏡頭,拍著高介有點淚汪汪的眼睛,然後聽他狗吠了幾聽。如此落幕,如此落寞。

因此,我會說,這是一部女性看得很過癮,直男看得很哀傷的鹹片。的確,在離場後,有女友人興奮的對我說,AV看得不少,還沒有看過一部拍給女人看的AV,看得如此過癮。這確是一部女性的春映,既有女性的自主(和男性的不由自主)──身體和性慾上──也有扮裝,更有挑動與拒絕來操控男性的慾望原理,在結構上落在終極的慾望對象這位置之上,然後離開,把那個位置挖空。而這個結局,我再說明,是在影片一開始就已經確定:那時高介以為自己是一切,於是目空一切,於是「被跌入」失落的位置,於是被狗化了,吠吠兩聲,永遠的失去。

電影完結但慾望不停。這部影片之所以成功,之所以成立,全因間宮夕貴。所有看過這片的人,無一例外,不論男女,都被間宮夕貴深深吸引。她舉手投足的全然自主、灑脫,她極富魅力的身體,她光芒四射的演出,無不令人信服,她就是汐里汐里就是她。

間宮夕貴這個名字很多人並不熟悉,知道她的,可能是通過壇蜜的《甘い鞭》(2013),她飾演年輕版的壇蜜,上演一場日式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然後,此後的演出,另有可觀的,就是由漫畫改編的《女子高校拷問部》(2014),那時在四女子之間她未是主角,想不到兩年後,一切已經準備就緒。看畢《濕濡的女人》後,肯定她可以繼續踏前,成為女王。

支持者可透過Paypal贊助我們

HK$100HK$300$HK500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