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十年,香港的威虎山





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奬曲終人散,《踏血尋梅》成為大贏家,橫掃所有演員奬項,但說到爭議性之最,當然還是比不上最佳電影《十年》。看過《十年》的人想必也明白,時勢使然,「十年效應」大於《十年》電影本身,而《十年》能不能成為今年最佳電影,不是看電影票房好壞,不是看導演功力如何,也不是看其拍攝技術,其實就連《十年》的導演們也心裡有數,論實力遠遜其他四部入圍作品,不是得奬還是不得奬,而是敢頒獎還是不敢頒獎。

賽果公布前最使我一直極之擔心的是,最佳電影會否落在《智取威虎山》手上。當徐克憑著《智取威虎山》取得最佳導演時,明眼人也看得出是分豬肉的動作,是為最佳電影《十年》鋪好了路,今屆金像奬總算不叫香港人黯然遺憾。《十年》預言香港被共產黨化的未來光景,而《智取威虎山》則相反,改編自六十年代革命樣板戲,傳頌共產黨威水史,講述義勇軍派出臥底剿滅土匪。在入圍金像奬最佳電影的五部作品中,唯一跟《十年》同樣在電影背後有著政治意識形態的電影,就是《智取威虎山》,同台較量,一座獎,在爾冬陞手上頒出來,尤其沉重。《十年》得奬,拍爛手掌,是香港電影人骨氣的表現,但如果你覺得《智取威虎山》只是香港電影立場相反的政治表態,是為錢而拍的牛鬼蛇神,是向大陸拍馬屁的作品,其實你看過沒有?其實會不會金像獎前兩周你才知道有一部這樣的電影?甚至乎,我能夠理解,你或者會不屑地表示,題材反感,情節沉悶,看到這套電影名字就不想看下去了。其實,如果你有這個想法,在你覺得《十年》是「香港電影人的驕傲」的同時,你其實看不起那一群底氣十足的香港電影人。

《十年》,五部短片作品,有一部眼高手低,賣弄文藝囈語自爽,另一部膚淺直白,簡化矛盾對立,還有一部煽情露骨,消費了政治而不自覺。從劇本的層次和技術水準來說,《十年》能公映已經賺到,摘下電影金像奬確實是香港電影之破格考慮。事後,很多人都質疑,《十年》得奬只是因為其政治表態的真誠而獲得讚許,講得不好聽是抽政治水上位,我當然明白,藝術是藝術,政治是政治,不應該因此而判定一份作品的好壞。但我真的非常想問,徐克的《智取威虎山》你們又是為何鄙視?為何輕賤?為何覺得是向大陸靠攏、為賺人仔而拍的作品?是搬了龍門但自己不知道。很多人談論《十年》被過度高估,甚至連是不是被過度高估的這個問題,也被過度談論。我卻認為,《智取威虎山》的成就被過度低估,甚至連今年作為最佳導演的徐克,也過度地少人談論。若然你指責《十年》除了政治表態就什麼都沒有,《智取威虎山》卻是背負著一個政治表態,超額完成的作品。

《十年》多人談論,連有份編導演的人也自白過很多次,而我還是最想講沒什麼人看過的《智取威虎山》。也許如今那一群因為《十年》成了時代之作而覺得香港電影尚有希望的人,並不了解徐克,也並不熟悉這位從影超過40年的影壇怪傑。說他現在變得媚俗,拋棄港產片市場北上搵錢,是近年的主流看法,然而,徐克執導多年,跟許鞍華一樣是香港電影新浪潮的領軍人物,徐老怪早就沒什麼特立獨行的電影題材未拍過,人家當年就拍過《蝶變》,第一次拿最佳導演是《黃飛鴻》,第二次是《狄仁傑》,你會期待他老爺子拍低成本微電影嗎?近年徐克確實移師到大陸發展,電影長拍長有,票房大賣,但如果你把他和某個肥螳螂導演相提並論,那實在是未摸到徐老怪的底。徐克是北上發展的極成功例子之一,他的野心非常宏大,在大陸拍電影有一套獨家營運心得,打從《狄仁傑》開始,就專拍會在大陸受歡迎的電影題材,容易過檢,觀眾受落,實情卻是一套「吸星大法」,以此取得資金和口碑,但拍出來的電影仍然是徐克風格作品。他的《狄仁傑》系列似乎會一直拍下去,發展成一套有其個人特色的魔幻古裝武俠片,而這正是他十多年前在香港拍《蜀山傳》時的美學觀。徐克從未走樣,現在反而是魚入大海,鳥上青天,用更多的資金、更好的票房承托,去拍屬於他自己的作品。

《智取威虎山》無疑也是徐克施展「吸星大法」的一套成功作品,當然你可以說他是「投共」,居然在21世紀重拍義勇軍樣板戲,故事情節要多妥協有多妥協,但其實整部電影中,樣板戲的格局卻處理得陽奉陰違,樣板戲主張「三突出」: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結果在《智取威虎山》中,明顯地著意鋪陳大反派座山雕(梁家輝飾演)的出現,而混入威虎山做內應的主角楊子榮(張涵予飾演),在戲中豈只不正面,還在山寨裡專門黑吃黑,邪氣十足。在徐克的版本中,就成了「三不突出」。

《智取威虎山》故事講述兩個陣營,派出楊子榮做臥底的共產黨和以座山雕為首的威虎山土匪,當然不能純粹因為座山雕是由梁家輝演出而覺得這群土匪其實就隱喻了香港,也不是說這部電影的意識形態是共產黨要消滅香港這群土匪,但在威虎山發生的故事,卻無疑是徐克把自己的港產片風格照辦煮碗搬了過去。徐克對《智取威虎山》的操作完全是「智取」,因為隨著情節發展,在威虎山上發生的故事,與外面的共產黨大軍和所謂的革命樣板戲其實一一割裂。徐克相當蠱惑,他拿了《智取威虎山》這故事的殻,但其實只是做個形式,整個故事是講什麼呢?寨中兄弟們互相猜忌,互相暗算,老九、三爺和嫂夫人之間的三角關係,恰恰是非常港式武俠片,大俠殺入青樓勇救名妓的故事套路。然後,徐老怪不忘票房和審查,外面漂漂亮亮的包了一層樣板戲的糖衣,雪地飢寒,戰況慘烈,同伴相繼犧牲、為了同伴奮勇報仇,這幾場戲卻拍得落雨收柴,要多樣板有多樣板,總之令大陸市場萬無一失就行了,但內裡仍是徐克多年來玩慣玩熟的東西。不過,當年徐克在香港是用五毫子特技,現在卻有錢就是任性,飛機大炮大陣仗得多了。

話說故事亦有兩個結局,第一個結局明顯是樣板戲套路,張涵予007上身,輕輕鬆鬆兩槍崩了梁家輝,智救佳人,完。而看到最後才明白,為什麼故事要補述一層年輕小孫的回憶,簡直畫蛇添足?原來是想借這個小子的幻想,播第二個版本的結局。是的,是幻想的假結局,但也很明顯是徐克真正想拍的真結局,以「彩蛋」形式出現。徐老怪華麗轉身,又過了關。

《十年》和《智取威虎山》,剛好是相反的兩部作品,《十年》由年輕導演拍攝,講香港,技術粗糙,情節簡陋,但真誠直白為政治而表態。《智取威虎山》由寶刀未老的徐克執導,講共產黨,但電影內外的操作手腕都叫人驚嘆,老狐狸靈活通透,拍出一部叫人滿意的樣板戲但一點樣板戲的味道都沒有。《十年》得奬,很多人質疑其技術水平不夠班,如果你認真看,你就知道徐克無論拍戲還是在電影圈打滾,都是超班。《智取威虎山》沒有得奬,從整個政治氛圍來說叫人寬心,然而,《十年》得奬而為人垢病,得之有愧的地方,其實就在落選的《智取威虎山》身上。若你因為《十年》而覺得香港電影尚有希望,請記得徐克是其中一個正在實踐下去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