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侍:不死現身》:請不要再誤會我是山寨蜘蛛俠

支持者可透過Paypal贊助我們

HK$100HK$300$HK500

如果不熟悉Marvel作品,可能會以為死侍(Deadpool)是蜘蛛俠細佬,當然,來自同一間公司,都是有點血緣關係的。其實死侍來自Marvel的大堆頭系列X-Men(變型特攻),在之前的金鋼狼外傳中已經現過一次身,但「當年」未著緊身衫,加上造型極為肉酸(由於他毀了容,未著緊身衫的時候造型確實極為肉酸),兼且又是配角,所以fans們都無一滿意。不知是否這原因,Hugh Jackman由於太老宣布掛靴不再演金鋼狼之後,真正的死侍終於來個「不死現身」上位坐正。

在今集《死侍》裡面,死侍的「不死」設定好像弱化得有點過份,因為他單單只是變成了跟金鋼狼一樣「打不死」,鋸斷手臂可以自行復原。但其實死侍的「不死之驅」,說的是另一件事情:不只是「不死」(undead),而是「不受限制」(uncontrol)。它甚至不是說超越生死的幽靈層面,因為死侍是一個「後設」的角色,他本身知道自己是Marvel裡面的漫畫人物,會跳出來跟觀眾打牙骹,有內心讀白奚落電影公司不替自己拍續集。有看過一些Marvel歷史就會明白,不少超級英雄其實都會死(因為要換新角色),金鋼狼雖然是打不死,但到頭來也「被斷氣」了,然而,死侍卻是異數,在文本之外,他這後設漫畫英雄,一出現就跳出了文本,不會被Marvel「弄死」,他反而可以在漫畫裡面「弄死」作者;而在文本裡面,他亦拒絕加入他的「娘家」X-Men組織,也不屬於象徵著超級國家機器的那個復仇者聯盟(雖然後來因為角色太受歡迎,所以……)。在其他「相對正義」的超級英雄眼中,離群獨往的他只是「相對邪惡」的人,但其實,他沒有正義或不正義,只是「在」和「不在」的區別,在正義的圈子和場域裡,他的設定是not exist,不是場內或是場外,而是不在場。他是排除在文本內外任何一種政治之外,相當獨特的「例外狀態」。

兒女情長,英雄氣短,死侍在故事中只負責專心溝女,為女生,為女亡,為個人情仇而戰,最大仇口就是final boss毀了他容,而且捉了他女友。不像英雄片的套路會昇華到大義的層面,他睬你都傻,然而,雖然好勇鬥狠自私自利,沒有更高的精神價值,但與一般的反英雄片有些差別,死侍的定位是以暴易暴,加上無敵不死身超能力,他是超級英雄,但不是契哥蜘蛛俠那種「能力愈大,責任愈大」的英雄。蜘蛛俠的故事很簡單,是讓小朋友看的,一種符號上(Symbolic)的正義與邪惡,好人救人,壞人殺人;然而,死侍所要面對的邪惡,是當揭露了符號本身就是邪惡的時候。

有人看罷《死侍》大呼無癮,因為奸角太廢,三扒兩撥轟頭完場,不同復仇者聯盟有個完全符號化、視覺化的宇宙魔王,可以分上下兩集激戰一百二十分鐘。死侍今集的宿敵就是那個將他製造出來的瘋狂博士Francis,而瘋狂博士也不像神盾局局長有什麼救世大業,純粹是改造工場之內他有權話事,想要玩殘主角。你可用樹大有枯枝來解讀,但也可以說,枯枝本就是樹的一部分,Francis代表著那些X-Men組織和復仇者聯盟(甚至可以「後設」地理解為Marvel公司)幕後最淫穢和卑鄙的部分。那個將超級英雄製造出來的制度,它創造和召集了正義,但它是制度,因此它本身就是邪惡。死侍暗藏的「正義」部分,便在於他「不受限制」,而且他不玩那套超級英雄的「正義」話語,用粗口和嘴賤,超然於這個制度之上。

當然,這個說法都是本人一廂情願的。《死侍》仍在超級英雄的制度以外嗎?它一舉破了香港開埠以來三級片開畫票房紀錄,反制度而生的超級英雄,結果卻成了大為賣座的良人。作為Marvel一支異旅台柱,死侍當然只是反制度的「內鬼」,有人說,希望《死侍》票房報捷後,Marvel會考慮讓他在其他聯乘作品中現身。如果有一天,死侍和蜘蛛俠老友鬼鬼聯手對抗太空侵略者,倒不用太過驚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