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Rejoices in Truth:《流離所愛》





看到兩個老人相視而滿足一笑的海報,原以為這套電影只是嘗試從老人同志的角度講一個單純離地的同志愛情,但由電影開場後15分鐘起,我就知道《流離所愛》(Love is Strange)所說的Love 並不簡單,純粹以角色設定而言,鍾愛音樂的George與畫家Ben的結合,就已經說明,Love is love,誰說只能對人動情?藝術(包括電影本身),已是愛的表演。

如果硬以同志電影來分析的話,這套片子固然把中產的男同志形象從夢中扯回現實,同志,還是有老年的,也有生活艱苦的。我已經多年沒看同志電影節的選片,尤其是男同志的電影,非關性別,而是因為單是看他們搞大型明豔動人色彩繽紛人滿為患的派對,就已經看得夠膩。當然,不能否認的是有不少男同志的確有這種生活習慣,但在電影的世界裡,我更想看的是另一種「非主流」的同志生活。Love is strange 不單單從描述七旬老人的同志愛情(經營這份愛情似乎並不困難,而且兩位男主角在電影開端就已經結婚,備受祝福、平淡美好,如果這部片子是被認為是同志電影,呃,愛很怪),還是一對正經歷經濟困難的同志(這點就不詳說了,簡單而言,就是嘗試打破主流同志的想像,把明亮照人的同志形象拉到地面思考),當中涉及的更包含一切的愛。宗教的大愛固然是其中重要的一環,George還在婚後因天主主教反對而被辭職,迫使觀眾重新思考(或在當主流教會不停反對同志的潮流下再思考),如果愛就如哥林多前書所言:「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的話,那宗教對於同志的愛又算什麼?

在男男的同性愛、宗教的愛與矛盾以外,電影還花極大篇幅質疑跨代的愛。當George跟Ben因經濟困難而流離失所以後,分別寄住到親友家,相見好同住難,Ben作為一個麻煩的老人,被侄婦和侄孫嫌棄,導演嘗試呈現老中青三代住在同一屋簷下的張力和矛盾,顯示Ben在一份缺失恆久忍耐與恩慈的家庭中,質問愛到底是什麼?我們怎樣去經驗愛?在「困境」之中,跨代的相處彷彿在叩問愛情的本質、關係與名字之間微妙的距離。即便親如叔侄,在經驗這份的關係的過程中,才能看見愛(或不愛)。

最後出現的一位陌生的同志男生,以stranger的位置解決了兩位男主角居住上的困難,Love is strange,最點題的男生出現後不久,七十多歲的Ben與世長辭。這份同志愛成為永恆,曾經惡意相向的侄孫初嘗愛情為何物、George在stranger所出讓的愛屋中渡日,Chopin的音樂又響起(Okay, 其實我不太肯定是否Chopin,但電影中用了大量Chopin的樂曲,流麗、細膩動人,與老年同志一樣低調而難忘,令人無法不喜歡)。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