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可愛怪獸家長──《親親躁爸爸》





「怪獸家長」在香港已經是越來越普遍的現象,普遍得現在作為父母不去強擠子女一些課外活動,把行程排得不夠滿就會覺得自己不稱識。《親親躁爸爸》(Infinitely Polar Bear)是一部完全另類的「怪獸家長」故事,戲中的爸爸Cam (Mark Ruffalo演)幾乎顛倒所有香港「怪獸家長」的所為,例如要子女繞課陪自己慶祝、不停的邀請子女陪自己玩而不是叫他們讀書、沒有任何正式的職業、他管不著女兒、反而還要女兒嘗試約束他去做務和戒煙戒酒,總之,一般你認為爸爸應做的事情,最好不要預他可以做得妥。

戲中爸爸Cam是有病的,他患上躁狂抑鬱症(Manic-depressive illness),本人對這個病症事前沒有任何認識,看完整部電影也不覺得有更深認識,因為我覺得很難界定Cam其實有什麼明顯病徵,身體和精神表面看來非常健康和開朗,言談間更總是充滿積極和希望。對我來說,Cam不像患病,最少不像是一種要藥靠物控制的疾病(Cam也沒吃醫生開給他的藥),他只像性格有些奇怪問題而已。或許,在這社會看來有點奇怪,通常就是有種病。

大部份Cam辦不到的事情,非全然不能,亦非全然不為。例如他曾經可以將客廳打掃得乾乾淨淨的,但他最終又會將所有事整得胡亂到非常人可接受,例如布滿工具利器和一陣天拿水味的睡房;收拾一陣子後打會原形或者很多人都試過,然而非一般的是,Cam曾經考進如哈佛的高級學府,但會因為聽街頭音樂人表演而錯過考試最終畢不了業。電影一開始Cam就被公司辭退了,那是不難預見的事,但基本上你不會懷疑他的能力或者智慧,但他總喜歡以超出你可接受的準則和底線來處理事情,例如他會買一輛引擎相當好但車底爛了一個大洞的二手車來接送女兒,同時他又會有創意得想得到用某些家居材料來填補那個破洞。

Cam做什麼也用上自己的方法,而那些幾乎全不是社會可輕易接受的方式,所以他的鄰居揶揄他男女觀念前衛,讓太太去工作養家自己則照顧女兒(雖然由女兒反過來照顧他的情況或者更多)。但Cam是不理解或者不理會人們怎看自己的,他可以不斷的去跟新鄰居打招呼,人們奇怪的目光和女兒的勸喻是完全阻止不到他去嘗試認識新鄰居。更重要的是,縱然他的主動熱情最終未能建立任何鄰舍友誼,但他並無因此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有問題的,相反,他更鼓勵女兒去以同樣主動的方式來認識周圍的街童。Cam永遠鼓勵女兒去玩,鼓勵女兒帶朋友回家一齊玩,因為他認為不能以爸爸有問題就扼殺了在家跟朋友一起玩的機會,更重要的是他都想玩埋一份。

Cam的兩名女兒Amelia和Faith(分別由Imogene Wolodarsky和Ashley Aufderheide演,其中演大女的Imogene為導演Maya Forbes親女兒)承繼了爸爸樂天和貪玩的性格,在亂得一團的房子中兩名女兒在彈琴跳舞、爸爸則不知研究什麼將單車拆解又倒放在餐桌,他們活在一個旁人不能理解的快樂天堂。Amelia和Faith,無論在校內校外屋內屋外,絕大部份時間都是形影不離的,有著相同的朋友圈子,玩著相同的遊戲,性格也是一樣的外向。

爸爸不易揣摩和預計的發作,加上媽媽出期不在家,在Amelia和Faith之間形成一種很強的自律能力。她們雖未能完全自理家務,但最少懂得如何在沒人打理家務情況下生活;她們在玩樂之餘也有一定的自律,懂得比爸爸早起床,弄醒他讓他駕車送自己上課。戲中沒清楚交代兩名女兒學習情況如何,但最少不是爸媽會擔心的一個範疇,畢竟每天的生活比家課對這家人來說更具挑戰性。女兒們本來不時投訴爸爸怪異的行為,但後來也慢慢懂得如何去接受和相處,在同學面前也不覺得有一個時常在旁看自己上體育課的爸爸是一件甚麼怪事。

媽媽Maggie(Zoe Saldana演)肩負了這個不大正常家庭的經濟責任,為了上課和工作她犧牲了絕大部份家庭的快樂時光。她跟Cam是頗為不同的人,懂得計劃家庭的長遠,也善於控制自己的情緒。《親親躁爸爸》只算輕輕帶過現實生活的殘酷,但每個週末Maggie回來,由巴士站彎下身穿過鐵絲網的破洞去那個破舊的停車場,那個簡單的彎身動作已很有力表達到Maggie獨自承擔的痛楚和委屈。但Maggie從不視這個家庭為一個負擔,她跟Cam也有著共同的家庭價值觀,就是不應因為面對社會生活的壓力而扼殺孩子享受快樂的童年,所以她最終沒有把孩子帶到她工作的紐約,因為縱使負擔得起昂貴的租金也提供不到一個可讓她們在陽光下玩耍的地方。

當中有一幕頗為深刻,就是Amelia因自己膚色比妹妹Faith較淺,而問媽媽她究竟是不是一名黑人,媽媽Maggie肯定的說,你是一名黑人。那不只是有關身份認同的一幕,最重要是不要因為人們的看法還有其他外在因素,而忘掉做回真我,而身份只是真我的一部份。媽媽Maggie原本為照顧子女,在家鄉做些時間較靈活的餐飲勞動工作,但最後為了更好的生活,暫時離開家庭去紐約讀書,最後繼續在當地工作。Maggie因自身家庭的困境,驅使她放棄典型女主內男主外的觀念,從而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工作,也讓丈夫和女兒在一個很有挑戰性卻開心和自由的環境下成長。電影結局時,爸爸打算邀請放學的女兒一起去上遊艇玩,但女兒們已各自約了自己的朋友,女兒回頭時不忍捨下爸爸,但每個人最終也有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不要因為其他因素和生活困難而輕易埋沒真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