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才能……《特許時間的終了》映後討論會





編按︰香港獨立電影節2015安排了太田信吾的《特許時間的終了》於2015年1月25日播放,放映後太田信吾與觀眾交流,內容輯錄如下。若讀者想了解這部影片,可參看黃津珏的文章〈扔下爬滿蝨子的袍,有錯嗎?──談實驗紀錄片《特許時間的終了》〉。黃津珏說︰「半紀錄片《特許時間的終了》捕捉的也就是青春流逝的殘忍,活生生的人物沒有刻意煽情,真實的質感卻在觀眾胸口開出大大的洞。」

問:為什麼一開始會想用影像,攝錄的方式去拍攝呢?

太田:首先是因為主角增田先生於2010年自殺,他於遺書中寫道,望我能完成這部電影,故用這個媒介來完成。其次是因為最初並沒打算拍攝這部電影,但由於增田先生是個音樂人,在發展事業的期間也有不少挫折,故希望透過拍攝錄像能替他宣傳,把影片上傳到社交網站等,助他發展。

 

問:在片中有一些劇場的部分,但電影主題大概圍繞著音樂,為何導演會加入戲劇情節,如戴著面具與那女孩的對手戲等?

太田: 因我也是一個演員,故並不抗拒加入戲劇元素。另外,我認為一直只拿著攝影機拍攝各人的生活是一件乏味無趣的事。在傳達事實之餘,我更著重情感,因此透過戲劇來呈現。只要內容並不是虛構,都是基於真實來表達的話,會更能呈現出當中人物的感情。

 

問:在電影中有導演和女孩之間的對手戲,當中與她的拉扯和質問,是不是間接質問著增田的自殺,認為他自殺並無意義,是婉惜的事?

太田:雖然增田已經離世,但他留下的遺書很照顧親友的感受,縱使他生前有著很多痛苦的經歷,仍寫下溫柔的話安撫眾人。故我希望用電影來表達他在世時未能發洩的憂愁、仇恨和不好的情緒。再者,增田生前很愛看書,經常會和朋友討論或說教,因此在劇情中加入對自殺者的說教和質問。由於那女生也曾自殺多次,所以在情節表達上,就彷如是增田給她教訓、說教般。

問:在電影中有幾個鏡頭都特寫了女孩的裙子,大腿的部分。我原以為是一個性暗示,但整部戲其實並沒有性愛場面,這個設定是為什麼呢?

太田: 除了嚴肅的部分外,我也希望能加一些娛樂元素。且增田在遺書也提到希望能有個happy ending,所以我認為加入這些場面能讓男觀眾看得開心,也能符合遺書的調子。

 

問: 在開始時看到導演與增田先生十分融洽,但到後來雙方發生衝突,這些較激烈的部分是想增強戲劇張力,還是在拍攝過程中自己的心態也有很大的轉變呢?

太田:雖然增田已離開我們,但在現實中仍感受到他的存在,在片中有和眾人打架的場面,那時我的確是十分激動的,那時就好像增田在我們身邊,在我的體內般,是真性情的表現。

 

問:對於年青人追夢的途中,會被現實打沉,有很多迷茫,挫折,對於這些,導演有甚麼建議給予我們呢?

太田: 我曾拍攝不同的電影,參加不同的影展,都沒有得到太大關注,失望過很多次也有不少挫敗。現在我也是勉強地靠自己生活著,對於增田選擇自殺其實感到有點氣憤,因為我認為挫折也是你的武器,能令你繼續支持下去。

問:其實對於有女角的設定有點驚訝,片中看到你很多時與她有衝突,是為了表達自己對自殺的看法嗎?

太田: 因為女角本身也有多次自殺不遂的經歷,望她透過參與這部電影能有所得著,明白到自殺並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而我認為在紀錄片中加入戲劇部分能令觀眾的情緒更投入在內,能有治癒的作用

 

問:看到片中有致電防止自殺熱線,當中的內容是真實還是虛構?在日本對於自殺者的援助是否就是如此官僚的呢?在片中你曾質問女生是否藝術家就特別喜歡自殺,這個是你的想法還是日本的真實情況呢?

太田:自殺熱線的片段是真的,在日本,雖然有很多這類熱線,但由於致電人數眾多,熱線電話經常都是繁忙狀態,無人接聽。

電影裡我用了「自殺才能」的字眼,而受到不少批評,因為在日本,自殺被認為是不對的事,但這個字眼於日本人而言是十分普遍的,故我也故意加入到電影中。很多日本的家庭如發生自殺了事件,很多時都會選擇不公開,想把其掩藏,所以我希望能藉此引起大眾關注和討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